工业设计是“化百千万亿身,度百千万亿人”的事业

时间:2022-09-05 浏览:124

微信扫码业务咨询

    谈到产品设计与中国哲学的关系,似乎是个穿凿附会、附庸风雅的题目。其实不管艺术绘画、文学创作还是现代工业设计,任何创作活动首先是人内在自然的的转化,如若没有一点哲学根基,创作之路有如没有根的树木,终将走得不远。李泽厚在《美的历程》中极为重视“有意味的形式significant form”这个美学概念,他所主张的正是外在形式背后的源头。


产品设计的中国哲学修养1.jpg

    

    欧洲文艺复兴后期曾盛行手法主义mannerism,画家雕刻家极尽技法之能事,手法运用娴熟且登峰造极,但其中再也没能出来一个达芬奇。再看看我们今天的艺术和工业设计高等教育现状,以绘画专业为例,论技法恐怕梵高看了都会自叹不如,他老人家参加艺校高考大概率也考不上。那么我们不禁要问,为什么我们没能培养出我们的梵高?这中间缺的是什么?而单纯追求漂亮外观设计的做法有意义吗?也许尝试回溯到我们的哲学传统,吸取有益养分,会是工业设计师修炼自我功夫的重要一课,我浅浅概说一二,如能使你产生兴趣更是幸甚。

    中国哲学根深叶茂,以子学时代为顶峰。而儒家孔子更是其中一座高峰,两千余年来深深植入我们的民族基因。我们都知道儒家讲仁,“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达而达人,能近取譬,可为仁之方也矣。”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对于工业设计来说,我们所设计的产品,有着千千万万的使用者,将会进入无数个家庭。我们为社会提供了怎样的效用?又为消费者解决了什么问题?用户的使用体验如何?这就是产品设计中真切存在的仁,我们需要带着同理心思考,以成己达人的心态从事创意设计,而不是只着眼于完成眼前任务。工业设计是“化百千万亿身,度百千万亿人”的事业,这并不是夸张的说法,能爱人正是产品设计师最重要的职业素养,所以孔子说“人而不仁如乐何?”

    接着我们来窥探一下另一座高峰,两千余年来儒道互补中的道,我们讲一下庄周,对于国人美学规律探索的影响之大,大概无人能出其右。庄子的体系何其广大深远,我们暂且只取一瓢饮。庄子讲“坐忘”“心斋”,什么意思呢?他是告诉你虚而待物,不要受制于眼下见闻,不要被束缚于固化的概念符号,以一个虚空本初的状态,感应天地映照万物。“天地有大美而不言”,如若以逻辑思考作为创作的根基,那么走得再远也只是没有来源的沉沦。所以庄子“以神遇而不以目视”,这是一种进入到无意识的创作状态,也是我们现代常说的心流状态。杨慎也说:“文非至工,则不可神;然神,非工之所可致也。”大家可以看看西方的细密画,好是很好的说不出半点不是,但总觉着缺点神。好的产品设计是有神的,你会觉得它好,而且仿佛本来就是这样的,看不出半点刻意的痕迹。道家突出人的自然化,强调个人与宇宙万物融为一体,于是能“朝彻”“见独”,忘记了概念逻辑,所见无限,妙不可言。

    儒和道不断融合发展,国人行为习惯和思维模式早已深受其影响。浅说至此,下一篇我们讲墨家。